原创爱修园12-11 10:36

摘要: 公义是良善者的冠冕,你要以勇气做腰带,律法为利剑,常思己过,常保己身。

相惜的灵魂总会遇见

愿孤独流离的你

停泊在爱修园的港湾

彼此相互取暖

导语

当我们还在为今天城市里的大雨,拥挤的地铁,高高的房价抱怨时。

却没有看到我们的自由,健康,生活的便利......


在80年前,有这么一群孩子,他们不再在乎吃什么,穿什么,住什么,

仅仅希望能够自由的奔跑。


但...

在集中营之中,绘画依然美丽。那些犹太儿童的图画曾被久久冷落,没有人懂得这些儿童画的价值,“随着时间的流淌,他们懂了。”


1939年,一个叫做特莱津的捷克小镇被德国纳粹改为集中营,有9万多名犹太人被关押在此,其中有一万多名还未成年的孩子。他们被单独关押起来,不能和父母和大人们在一起。 一位叫弗利德的艺术家,放弃了可以出逃机会,决定和集中营的孩子们在一起,他们一起画画,自己办杂志。在浩劫中,一万多个孩子最终只留下了一百多人,但他们留下了4500张画和一本叫《先锋》的杂志,这些记录历史,让人感动的画作,收藏在捷克的“捷克犹太人博物馆”。上世纪90年代,杂志得以出版,书名叫《我们也是一样的平常孩子》。今天,我们所看到的画,就是来自这些孩子,简单稚气的画面,却蕴含着所有的梦想和希望。


《特莱津的房子》 哈娜·科赫诺娃


1941年12月4日,哈娜从布拉格被遣送到特莱津。那时她刚满十岁。1944年,她被转送奥斯维辛集中营,在那里她被纳粹杀死,还没到她13岁的生日。年龄小的孩子很难在集中营幸存下来,因为纳粹觉得他们还不能干活儿,活着对纳粹“没有用”。这张画是哈娜用水彩颜料画在一张比较光滑的纸上的。她不可能用水彩纸,因为在集中营没有水彩纸。可是,她还是画出了水彩的感觉。她是一个有艺术感觉的孩子。她画着特莱津的房子,忘记了现实的丑陋。她虚化了眼前的世界,把视野和心灵都推向远方,远方——有家的远方。


《特莱津》 鲁特·萨赫苔洛娃


鲁特是个女孩,她出生在1930年8月24日。1942年3月19日,在她十一岁半的时候,她被遣送到特莱津。一1944年5月18日,她被送往奥斯威辛集中营,在那里,纳粹杀死了她,她还没到十四岁。这是一张上色的剪贴作品,用了当时作废的表格纸,贴在一张发亮的黄色纸上。这张剪贴作品的构图、变化和虚实处理都很好。这是艺术化的特莱津景观。


《有着架子床的房间》 埃丽卡·陶西戈娃


埃丽卡是个小女孩,7岁的时候被遣送到特莱津。在她留下的十六张画里,其中一张还题写着是送给她的艺术老师弗利德的。在距她10岁生日还有12天的时候,她被杀死在奥斯维辛集中营。在这张画里,埃丽卡记录了自己的生活,也画出了一个小女孩的憧憬。她们的居住环境始终是拥挤的,埃丽卡却把架子床“推“得远远的,也把现实生活远远地推开。 她在画面前留出了很大很大的空间,在这个她留给自己的空间里,小埃丽卡放上了特莱津所没有的鲜花,她让蜜蜂围绕着花朵。美丽的花瓶上,刻上了她对生活爱的印记。


《帆船》 莉莉·博巴肖娃


莉莉是个女孩,现今查阅不到她的具体情况。可是,这是一张令人印象深刻的画。每次看到它,总能让人想起一个特莱津孩子对艺术教师弗利德的回忆。弗利德在教她画画的时候对她说:“你要用光明来定义黑暗,用黑暗来定义光明。”这张画似乎在告诉我们,特莱津的孩子们,从集中营犹太民族最杰出的的人那里,究竟学到了一些什么。


《特莱津的住处》 哈娜·格龙费尔多娃


哈娜是个很小的女孩,她出生在1935年5月20日。1941年12月14日,被遣送到特莱津时她才6岁半。当时她住在特莱津第六街区。1944年,她被杀死在奥斯维辛集中营,只有9岁。这张画就是在她死去的那一年画的。画的右上角注明了姓名日期等,字迹老练,可能是因为她太小,由老师来替她写的。


《夜空》 海伦娜·曼德洛娃


海伦娜是个女孩,她于1930年5月21日出生在布拉格。1941年12月17日,她被遣送到特莱津时才11岁半。她住在L410的二十八号房间。她是艺术家弗利德的学生。1943年12月18日,她十二岁半的时候,被杀死在奥斯维辛集中营。海伦娜的铺位也许是在窗边,能够透过窗户看到特莱津的夜空。她和她的同伴们,许多人一起挤在狭小的空间里,唯有窗外的夜空让她暂时忘却可怕的现实。这是一张上色的剪贴作品,用了当时作废的表格纸,贴在一张发亮的黄色纸上。这张剪贴作品的构图、变化和虚实处理都很好。这是艺术化的特莱津景观。


《检查虱子》 赫尔加·维索娃


赫尔加是个女孩,1929年11月10日,她出生在布拉格。12岁的时候,她被遣送到特莱津。在那里,她是孩子们羡慕的对象,因为她是和爸爸妈妈一起被送来的。赫尔加有很高的艺术天赋,在来到特莱津的时候,她也已经有了很好的绘画基础。因此,她没有参加儿童的绘画课,而是独自练习绘画,经常写生。


《逾越节聚会》 多丽丝·维塞洛娃


这张画是用蜡笔和铅笔画的。在特莱津留下的儿童画中,有不少孩子,画过家庭的逾越节聚会。


《院子》 巴维尔· 松嫩申


巴维尔是个男孩,他出生于1931年4月9日。1942年4月8日,他从捷克的布尔诺(Brno)被遣送到特莱津,那是他11岁生日的前一天。 1944年10月23日,他被送往奥斯威辛集中营,被杀死在那里。他在特莱津用墨水和水彩颜料,在一张用过的纸上,画了《院子》这幅画。这不仅是一张特莱津现实场景的描绘,他也画出了自己对特莱津封闭、压抑的感觉。


犹太人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


1944年9月,弗利德的丈夫巴维尔与其他5000名男囚徒,一起接到了将在28日被遣送的通知。弗利德立即来到决定名单的委员会,要求与丈夫同行。被拒绝之后,她再次坚决地要求把自己补进下一批的遣送名单。朋友们都劝她留下,她也有充足的高尚理由留下――孩子们和工作需要她。可是,她爱自己的丈夫,她要和巴维尔在一起。她的要求被批准了。离开前,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情,是和Willygroag一起,小心地包好所有孩子们的画作,抬上阁楼,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。


巴维尔离开9天之后,1550名囚徒,都是妇女和儿童,被装上运牲畜的闷罐车送走,日夜兼程。两天以后的中午,她们到达奥斯维辛。第二天一早,1944年10月9日,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,被送入毒气室谋杀。其中,就有46岁的女艺术家,弗利德·迪克·布朗德斯。


二战刚刚结束的1945年,8月底的一天,幸存下来的L410宿舍的管理员Willy groag,提着一个巨大的手提箱,来到了布拉格的犹太人社区中心。箱子里是4500张弗利德的孩子们的绘画。那些画作的主人,绝大多数已经被谋杀在纳粹的毒气室里。


在集中居住区时期,弗利德停止了在自己的画作上签名。可是,在她的要求下,这4500张画作,每一张,都有孩子自己的签名。


在很长时间里,人们无法理解和接受:在集中营之中,绘画依然美丽。这些被冒着生命保存下来的犹太儿童的图画,曾被久久冷落,没有人懂得弗利德,也没有人懂得这些儿童画的价值。Willy groag说:“随着时间的流淌,他们懂了。”


公义是良善者的冠冕,你要以勇气做腰带,

律法为利剑,常思己过,常保己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