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一次性荷尔蒙02-08 14:20
作者:西红柿超姬淡

摘要: 转身即是距离,又何必在乎咫尺或是天涯.......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愿所有的晚安都有回应



前几天和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在外吃饭,闲聊之余他突然问我,叶子最近怎么样了。我愣了一下,摇摇头说不知道。他看着我满脸惊讶,就像个资深娱记听到某天王离婚的消息一般。

他说,我不相信,这怎么可能啊,你不是说要惦记一辈子吗,再说了,七八年的时光你真能就此放下?

我无奈的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至于聊到最后怎么跳过了这个话题,已记不太清楚,但我并未说谎,叶子和我早已不再联系。也许是她有了新的生活、新的朋友,甚至于组建了家庭,也许是我的冷漠与犹豫不决让她伤心,总之,结果就这样很悲凉的发生了。

曾几何时,我想过如果没有她我会变得如何让颓废,抽烟喝酒,觉得阳光刺眼或者暗无天日,但这一切真真实实发生在眼前时,我却很平静地接受了。没有哭天抢地,没有要死要活,唯一做的事就是关闭了空间、朋友圈,学会了享受生活的同时也不必再炫耀没有她我过得有多好。在做出这种改变之前,偶尔的患得患失过后,我总是习惯性的将所谓的多愁善感渲染到惊天动地,现在方知不动声色的生活才是真正的成长。我们之间没有想象的那么纠结,最大的默契不过是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。也许我会想念她,在心里,在梦里,在所有她在或者不在的时光里,但我不会再找她。

有时候我在想,我们在人群里寻找的好像并不是更加接近完美的人,我们寻找的只不过是旧人四散在新人脸上的眉眼。只不过是他们身上的小习惯和小毛病,变态到哪怕是一个慢性胃炎,也成为迷人的地方。如果我们找不到,就只能让自己变成喵小姐,一个人在房间里,吃着全家桶,看《电锯惊魂》里锯大腿。在电影里血肉四溅时泣不成声,只有可乐明白,你在难过些什么。

我虽不知叶子近况,但仍希望她能因为某个人的出现而感到世界丰盈,生活如同贺卡上烫金的祝辞欢脱,最后和相爱的人一起浪费人生,热泪盈眶,长生不死。

往后的岁月我会好好待自己,努力工作,认真生活,不写诗,不矫情,易喝醉,只远行。很多年以后,她在遥远异乡的巷子里走过,酒馆灯笼未熄灭,茶有余温,人无几个,素未谋面,竟相谈甚欢。从此我有了软肋,有了铠甲。最后在未来的某一天,我看着她的眼睛说,余生,请你指教!

  愿世上无伤心人,无负心人,无行尸走肉,无亏欠,无辜负。